让草根足球长成绿洲——筑梦足球2017

发布日期:2019-04-25 02:09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admin 浏览 200 次

让草根足球长成绿洲

  ——筑梦足球2017(下)

2017年亚足联年度颁奖礼上,中国足协第一次收获了草根足球激励奖。这看似是多个入围奖项落选后的安慰,但对重新出发的中国足球而言,却是一种肯定与鼓励。

无论是作为“龙头”的国家队,还是吸引眼球的中超联赛,对于改变中国足球根基不牢、人才不足的现状,所能发挥的作用有限。社会足球这个“金字塔基座”的厚度,决定着中国足球的高度和后劲。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提出“三步走”战略,而今经过3年实践,正处于从近期目标向中期目标转移的关键阶段。让草根足球尽早长成一片片“绿洲”,不只在于夯实基础、营造氛围,更关乎中国足球的未来。

业余赛事驶入快车道

12月初,“我爱足球”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总决赛在海口打响,从海选赛和大区赛突围而出的32支业余球队分4个组别进行角逐,优胜者有机会登上足协杯的舞台。这项赛事创办3年来,已然达到1.7万多支队伍、约50万人次参与的庞大规模。

民间旺盛的足球需求与参与热情,借助草根赛事的平台得以释放,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除了全国足球业余联赛、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等打响口碑的全国性品牌赛事,地方足协搭建的业余赛事网络,正逐渐形成一个庞大的民间“绿茵场”。仅成都一地,每年各类各级别足球比赛累计多达两万场。

在传统的十一人制足球之外,五人制足球、沙滩足球也借助足球改革的激励政策,驶入发展“快车道”。全国社会足球工作会议上的一组数据显示:2017年度的五人制超级联赛和甲级联赛总受众人数达到3100万人次,明年联赛将扩军;全国沙滩足球锦标赛引入新的发展模式后,赛事增至63场,覆盖22个省区市。

在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看来,当前社会足球正在阳光雨露下生长,处于良性发展的轨道,“一是有完善的规划,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落到地方,省委省政府参与的达到85%—90%;二是场地设施的提升,按照‘十三五’规划,从现在的1万块争取增到7万块;三是地方联席会议制度提供领导机制保障。有了这3点,可以看到深圳、广东、上海、北京等地的社会足球都办得有声有色。”

中国足球曾经走过弯路,长期处于相对孤立的环境中。社会足球的价值在于为足球发展奠定根基,而打造“足球强国”的目标,要靠扩大足球人口来实现。成都没有中超球队却致力于打造“足球强市”,正是依托完善的业余赛事体系和近200个业余俱乐部,将深厚的足球情怀变为扎实的踢球人群,凝聚起一座城的足球力量。

李毓毅坦言:“到2020年,足球人口要达到5000万,这个目标很艰巨,我们目前的工作要把扩大足球人口作为重点。”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提出,“通过社会足球人口不断增加、水平不断提高,为职业足球奠定扎实的群众基础和人才基础”。这意味着,足球人口不仅要数量,更要质量。本赛季全国业余联赛首次与中乙联赛形成升降级机制,但中国足协更希望参赛队伍不以冲乙成功与否为评价标准,而是扩大业余俱乐部的本地影响,培育基层足球的肥沃土壤。

“未来的业余联赛要把各地串联起来,进行细化加强。业余联赛水平慢慢提高了,通过一定准入制度与职业联赛接轨。我们期待,由参与的人群来玩出一种机制、平台乃至生活方式。”李毓毅说。

地方足协当好排头兵

打开“绿茵岁月”APP,成都市足协的22个会员协会对行业管理、新闻发布、注册认证、赛事运营、宣传推广等的需求,均能在这个专门研发的竞赛组织管理平台上“一站式”解决。仅此一个细节,足见成都社会足球的精细化程度。

足球圈有句话:哪个地方足协发展得好,哪个地方的社会足球就搞得好。去年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“脱钩”后,各地方足协调整改革加快推进。有业内人士坦言,转变行政化思维模式,对工作职能、目标和对象的重新定位是地方足协改革的核心,“不能还围着金字塔塔尖的综合性运动会、职业队打转,而要服务会员、服务广大足球爱好者。”

11月中旬,北京市足协完成换届,正式与北京市体育局“脱钩”。在独立生存后,社会足球成为重要抓手。“以前市足协和市足管中心是两块牌子、一套人马,大家习惯做甲方,现在足协要找到做乙方的感觉。”北京市足协专职副主席汪江涛介绍,新一届北京市足协在全国首个设立了球迷委员会,未来还将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,降低市民踢球的成本。

0
推荐阅读